對邁赫魯菲等人而言,從法國“叛逃”,投身獨立運動,當時意味著放棄原本前途無量的職業生涯。一些理論上依舊需要在法國服兵役的阿爾及利亞球員被法國當局缺席審判,其中包括邁赫魯菲,他因逃避兵役而被判10年監禁。
  “我沒有猶豫過,”邁赫魯菲回憶說。孩提時期,他曾目睹法國殖民當局對同胞的屠殺。為祖國獨立付出一切,在他看來理所當然。“我曾像個被足球和聖埃蒂安隊寵壞的孩子。但我看到、也聽到一些事情。在阿爾及利亞或法國的阿爾及利亞人應該像阿爾及利亞人那樣思考。阿爾及利亞人從不認為自己是法國人。”
  “我離開的那一刻,這一頁就翻過去了。對我個人而言,這一頁翻過去了,因為我當時覺得以後再也不會為法國隊或聖埃蒂安隊踢球了,”邁赫魯菲說,“我從民族解放陣線隊獲得的一切,用全世界所有的金子都買不到。”
  另一名民族解放陣線隊球員穆罕默德·馬烏什說:“隨著時光流逝,我可以說,我們當中沒有人後悔……我們是游擊隊員,我們是革命者,為獨立而戰……那些年很美好。”
  由於阿爾及利亞最終以談判和公民投票的方式獨立,加上法國隊在瑞典世界杯上奪得季軍,法國人後來並沒有太“記恨”這些阿爾及利亞球員。1962年7月贏得獨立後,一些民族解放陣線隊球員留在國內踢球或執教,一些球員則回到原先所在的法國俱樂部踢球。
  邁赫魯菲先是加盟瑞士一支球隊,隨後回到聖埃蒂安隊效力。他此後的職業生涯格外閃耀。繼1957年首次幫助球隊奪得聯賽冠軍後,他1964年帶領球隊第二次奪冠;1968年法國杯決賽,作為隊長的邁赫魯菲獨中兩元,帶領聖埃蒂安隊奪得冠軍,法國總統夏爾·戴高樂親自給他頒發獎牌。
  12年後,邁赫魯菲拾起教鞭,帶領阿爾及利亞隊贏得1975年地中海運動會冠軍、1978年全非運動會金牌,並於1982年首次闖入世界杯決賽階段。在西班牙,“沙漠之狐”在小組賽第一輪2比1擊敗聯邦德國,即西德隊,爆出世界杯歷史上最大冷門之一。這支世界杯新軍還以3比2擊敗智利,但因為西德隊與擊敗阿爾及利亞隊的奧地利那場臭名昭著的默契球,因進球數劣勢而未能晉級。
  如今,阿爾及利亞隊將在30日舉行的八分之一決賽上再次遭遇奪冠熱門德國隊。這一次,他們能夠重演歷史嗎?胡若愚(新華社特稿)
  胡若愚  (原標題:我們當中沒有人後悔)
創作者介紹

Kenny

om54omjji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